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摳神 > 第六百三十三章 一千二百萬美元

第六百三十三章 一千二百萬美元

    說完,程煜就離開了達沃諾夫的房間,并且將門也給帶上了。

    雖說跟生命比起來,錢這玩意兒肯定沒那么重要,但在沒有切實受到生死威脅的時刻,想要讓一個放棄自己的全部財富,還是需要給他一些時間的。

    而且,這個賬戶的賬號和密碼,除了達沃諾夫,還有另外一個人知道,程煜沒必要非得在達沃諾夫這里得到答案。

    至少,葉琳娜要比達沃諾夫理智的多。

    走進到葉琳娜的房間里,沒等程煜開口,葉琳娜就用眼神示意程煜,她有話要說。

    程煜微微一笑,走上前去,將葉琳娜嘴上的膠帶輕輕撕開。

    “有話要說”程煜在床腳邊坐下。

    葉琳娜望著程煜,滿臉沮喪,同時還有幾分郁悶和懊惱。

    總之,眼神很復雜。

    “先生,您會不會放過我們您也應該看得出來,我們并沒有打算要您的命,我們只是想把你麻翻,綁上你好問出謝爾蓋的下落……”

    程煜保持著笑容,說:“你的演技倒是比你弟弟要強上不少。”

    “我說的都是心里話。”

    程煜點點頭,誠懇的說:“嗯,如果是昨天早一些時候,我大概是會相信你的話的。

    我看得出來,你對謝爾蓋是懷有深切的感念之情的。

    只可惜,你的弟弟終究在你心里重要過謝爾蓋,他告訴你他轉走了謝爾蓋的錢,你就已經別無選擇了。

    而當他告訴你,謝爾蓋在你們姐弟倆的賬戶上,還設置了一個特殊權限,用以保證你們無法在他確定安全的情況下動用大筆資金。

    我估計即便是你,也會覺得謝爾蓋是不想把這筆錢交給你們吧”

    葉琳娜呆了呆,隨即迅速恍然大悟。

    她終于明白了,如果謝爾蓋真的沒打算給他們這筆錢,那謝爾蓋就沒必要幫他們開設這個賬戶。

    要知道,賬戶的擁有者畢竟是葉琳娜和達沃諾夫,謝爾蓋只是利用存入賬戶的權限,在這個賬戶上設置了一個監管的功能而已。

    這個權限不可能是終生有效的,必然跟謝爾蓋往里存錢的某個特定時間段相匹配,并且對于每筆存入金額也有限制。如果不是因為這個賬戶根本就是謝爾蓋親自幫這對姐弟辦理,并且所有存入的金額都來自于謝爾蓋在同一家銀行的另一個高級賬戶的話,那么,這家銀行是絕對不可能同意給他如此違背常理的權限的。

    但好在謝爾蓋用轉走全部資金以及不在這家銀行開設賬戶做了交換條件,才得到了這樣的權限。

    葉琳娜不知道的是,那家銀行給謝爾蓋的承諾是,每六個月,謝爾蓋必須往這個賬戶里至少存入一百萬美元的款項,謝爾蓋才能在未來六個月內擁有這項權限。

    一旦權限到期,謝爾蓋還沒有往這個賬戶存入一百萬美元以上的資金,那么這個權限自動作廢。

    其實葉琳娜知不知道細節并不重要,她也就是被達沃諾夫宣稱轉走了謝爾蓋賬戶里所有的錢給驚著了,否則,她只需要稍微多想一下,就會意識到,謝爾蓋給他們的錢,就只能是他們的。

    因為,那畢竟是他們姐弟倆的賬戶,謝爾蓋是無權從這個賬戶里把資金重新轉走的。

    換句話說,無論這對姐弟能否取用這個賬戶里的資金,至少謝爾蓋是無權取用的。

    與其讓這筆錢爛在銀行里,謝爾蓋真的沒理由不讓這對姐弟取用這些錢。

    只不過,謝爾蓋現在和這對姐弟從事的本就是非法勾當,在這種時刻,幾個不名一文的人突然變得揮金如土,這要是不會引來麻煩那才叫怪了。

    霎時間,葉琳娜面如死灰,她訥訥的說:“所以,我是被自己的親弟弟給騙了”

    猶豫了一下,她又說:“也不能說騙,我是被自己給騙了,我太重視這個弟弟了,以至于他做錯了事之后,我不是想著幫他彌補一切,而是想著幫他如何逃過責難。”

    程煜哼了一聲,道:“那倒也不是,你的確是被他給騙了。因為,他只是找到了謝爾蓋的銀行賬號,并沒有得到他的密碼,所以,他也并沒能把謝爾蓋的錢轉到你們的賬戶之中。當然,那個凌駕于你們賬戶之上的權限,據他說,謝爾蓋設置了一個解除這項權限的密鑰,只要給銀行方面提供這個密鑰,銀行就會取消你們賬戶上的限制。”

    “所以,這就更加說明,謝爾蓋真的沒有打算克扣我們任何,這些錢,最終一定會是屬于我們的。”

    程煜點了點頭。

    葉琳娜突然訕笑一聲,雙目空洞,呆呆的望著天花板。

    “鑒于此,我很替謝爾蓋不值。他當初幫你們解決了那個你自己說很可能會導致你弟弟喪命的麻煩,然后又教會了你們很多東西。哪怕他教會你們這些,只是為了讓你們幫他做事,但他也給出了你們十輩子都賺不到的金錢。”

    葉琳娜茫然的努力微微抬起頭,看著程煜,滿臉平靜的說:“所以,你打算殺了我們”

    程煜搖搖頭,說:“我又不是天生殺人狂,何況我為什么要殺了你們不過,前提是你把你們的銀行賬號和密碼都交出來。”

    葉琳娜笑了,她居然笑了起來。

    “哈哈哈,所以,這就是我們的買命錢”

    程煜不置可否。

    “可是你該知道,如果沒有了這筆錢,我和達沃諾夫可謂生不如死。”

    程煜搖搖頭,說:“不,你們利用你們從謝爾蓋那兒學到的東西,這個世界上,只要你們不主動招惹麻煩,已經很難有人能為難你們了。想如何飛黃騰達或許很難,但想要過上比一般人好一些的日子,我覺得那不會是太難的事情。”

    葉琳娜又笑了笑,說:“所以,在我三十多歲,我弟弟也三十歲了的時候,我們需要從頭來過”

    “至少你們還有這套公寓可以用來出租。”

    “所以你其實根本沒打算放過謝爾蓋,又或者,謝爾蓋其實已經死了。對么”葉琳娜問到。

    程煜笑了笑,說:“我說過,我不是殺人狂,我跟謝爾蓋也沒有深仇大恨,不會非要看到他死不可。我可以很坦率的告訴你,謝爾蓋活著,并且在我可見的時間范圍內,他應該可以活到壽終正寢的那一天。當然,如果在未來的歲月里,他自尋死路那是他自己的問題。我可以保證的是,只要他安分守己,他必然會自然死亡,而不會死于非命。同時,我還可以保證,至少十年內,他不會再出現在俄羅斯。”

    葉琳娜看了看程煜,張了張嘴,卻又什么都沒說。

    但從她的眼神中,程煜大致可以看出,這個女人似乎已經明白了些什么。

    “所以,如果我不告訴你賬號和密碼,你就會殺了我”

    “或許會先殺了你弟弟,讓你親眼看著他死。”程煜的氣勢陡然提升,整個人也冷了下來。

    葉琳娜微微打了個寒顫,程煜這副模樣,還真是挺嚇人的。

    “好吧。”

    葉琳娜屈服了,哪怕是知道現在她所經歷的一切,都來自于她親弟弟的欺騙,她依舊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達沃諾夫的生命受到任何威脅。

    葉琳娜說出了一個賬號,瑞士銀行的,又說出了一個密碼。

    “這是個聯名賬戶,我和我弟弟。不過轉賬并不需要提供戶主的姓名以及身份,只需要憑借賬號和密碼就行了。我的密碼給你了,還有達沃諾夫的密碼。”

    葉琳娜頓了頓,程煜幾乎已經準備起身去逼問達沃諾夫了,但葉琳娜卻又開口道:“他的密碼就是把我的密碼反過來。”、

    程煜并沒有太多的懷疑,他直接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到瑞士銀行,提供了賬號和密碼之后,選擇了查詢功能。

    一千二百萬美元。

    這筆錢當然不能直接轉入程煜自己的賬戶,他掛斷電話之后,又用膠帶封上了葉琳娜的嘴,走了出去。

    在客廳里,程煜將那個監控探頭收了起來,然后給紐約的沈知秋打了個電話。

    早晨六點,是紐約時間的下午六點。

    “我需要兩個全新的離岸賬戶,多長時間你能幫我辦好”

    電話一接通,程煜就聽到電話里傳來嘈雜的街景聲,他知道,這個時間沈知秋應該是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所以他沒有繞圈子,直接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大約十分鐘就能辦好,我的公司提前預備了一些離岸賬戶,以防不時之需。都是不記名的,你申請修改一下密碼就行。”

    “麻煩了。”

    “現在就要么”

    “你在回家的路上吧到家再給我也行。”

    “沒事,高架上堵著呢,我這就幫你準備。”

    掛了電話,程煜又回到達沃諾夫的房間里。

    達沃諾夫似乎已經想明白了,看到程煜推門進來,他直接就開口說:“賬號和密碼我可以告訴你,但你要保證你會放過葉琳娜。這一切,都是我弄出來的,你要是想殺了我,我認了。但是葉琳娜只是被我給騙了,她是無辜的。”

    程煜笑了笑,說:“看來你總算還有那么一點點良心。放心吧,你們倆都死不了。”

    達沃諾夫隨即報出了賬號和密碼,同樣,說到葉琳娜的密碼的時候,他也說是他的密碼反過來。

    雖然程煜早已知道了這些,但他還是給了達沃諾夫老老實實交待的機會。

    “除了拿走謝爾蓋的東西,你應該還查了關于我表哥的事情吧”

    達沃諾夫這會已經徹底沒有了心氣兒,也就直說道:“我查的不是你表哥,我連你都不知道是誰,又怎么知道你表哥是誰我查的是謝爾蓋的那位老師,安德烈維奇……”

    程煜笑了,說:“想不到你也對他挺好奇的。”

    “我只是為了以防萬一而已。你表哥在他手里,你終歸會投鼠忌器的。而既然是謝爾蓋的老師,他的實力就算不如謝爾蓋,也不會差的太遠。我只是希望他能跟我們聯手,把你給……給……控制……”

    “是殺了我吧”

    達沃諾夫沒敢否認,程煜倒是笑了笑說:“沒什么,承不承認都行。你聯系過安德烈維奇沒有”

体彩福建31选7第1909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