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甜妻難追:總裁老公甜蜜愛 > 第644章 不允許有半點打擊

第644章 不允許有半點打擊

    藏在顧卓身后的龍影終于有勇氣站出來,低著頭說:“我明白,你是讓我離開這里,不要牽連別人,尤其是顧卓。”

    聽到她的陳述,顧卓再次炸毛,要不是遲嚴風壓著,他這會兒早就沖上去胖揍龍庭了。

    龍庭差點氣的厥過去,“你說的這是什么話,我的意思是讓你不要再犯上次的錯誤,不要再跑了,遇到事情要學會怎么面對怎么解決,老逃跑有什么意義?而且你一跑,拐帶著顧卓也要滿世界找你,遲嚴風和書瑤誰來保護?”

    顧卓和龍影一起抬頭,龍影納悶道:“你是這個意思?”

    “那不然呢?你待的又不是我家我有什么資格轟你走?你的腦袋除了會練武抓人你還會干什么?”

    “會干什么不需要你來管,你管好你自己不要到處風騷到處留情就可以了。”

    龍庭氣的咬牙,轉身看向遲嚴風,控訴道:“他又對我人身攻擊,你管不管!?”

    遲嚴風白了他一眼,“我沒聽見。”

    “這么明顯的嘲諷你沒聽見,你聾了嗎?你們一個老板一個員工合伙起來欺負我是不是!?”

    安如雪受不了他戲精附體的樣子,“就欺負你了,不滿意你趕緊走。”

    龍庭裂開了,“老婆,連你都跟著他們欺負我,我看我不能好好活下去了。”

    她抬腿踢了他一腳,臉紅的不行,“誰是你老婆,你別瞎喊!”

    “我們都住在一起了,你的姐姐姐夫,你爸你媽都同意我們的關系了,你還不是我老婆嗎?”

    “那也不是!你再一口一個老婆小心我把你嘴巴堵住!”

    “你堵我?還是我堵你?”

    “你!”安如雪被他調戲的臉紅脖子粗。

    這話題說著說著就裂了,并且跑的無影無蹤,看到妹妹被欺負,安書瑤自然是不能忍。

    她接著龍庭的話茬道:“龍少爺,我倒是很想看看,你打算怎么堵住我妹妹的嘴啊?”

    “這……”不知道為什么,龍庭有點怵安書瑤,尷尬道:“這是個夫妻之間不能描述的話題,書瑤你就別多問了吧。”

    “你也知道不好多問,那你為什么還要多說?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公然調戲自己的女朋友,很爽是不是?”

    龍庭知道自己玩笑開大了,收起了玩世不恭的表情,撓著眉心道:“我也就是想活躍活躍氣氛,這本就是因為我沒處理好引起的事情,影也是不想看見我才老是想著離開這里,我怕我不活躍一點,你們再把我轟出去,我可不想離開如雪。”

    遲嚴風說:“沒有人會讓你走,你安心待著就是了。顧卓和龍影一樣,你們要在外面安家我不攔著,但是在新家沒有找到之前,就先住在這里。誠如剛才書瑤的話,大家都是一家人,如果你們不在這會兒把話說開,那以后相處起來只會有無邊無際的尷尬,我知道現在按著你們把關系挑破挺難受的,但是如果今晚不挑破,以后我們所有人都會更難受。”

    “既然你們都選擇了自己心儀的人,也就該想到,接受身邊人會帶來什么樣復雜難處理的關系。大家都是成年人,原諒自己

    也好,為自己的選擇買單也好,今晚,必須把所有事情都說開,并且從今以后,不準再有不告而別這種事發生。”

    安書瑤輕咳一聲,說:“如果心里有什么不滿也可以罵出來,今晚,我們就當開一個吐槽大會了,說出心里所有的成見,說完就算了,不準往心里去,也不準帶去第二天。”

    “好!”龍影為這個安排鼓掌叫好,她第一次鼓起勇氣說:“那我先來,我有很多話要說。”

    “好。”

    安書瑤和遲嚴風齊刷刷的為龍影鼓掌,顧卓也緊跟著加入鼓掌大軍。

    只有龍庭和安如雪對視一眼有點懵,這說好的開會儀式,怎么突然變成了吐槽大會,倆人有點不習慣。

    就在眾人都盯著龍影,側耳聽著她第一個要吐槽的人是誰,要吐槽些什么的時候,她脫口而出的話竟然是:“夫人,有酒嗎?”

    眾人都泄了口氣,安書瑤被逗笑,立刻起身,“有,我去給你拿,你稍等下。”

    她蹬蹬瞪跑到酒柜前隨便開了一瓶酒,拿著幾個高腳杯放到餐桌上,然后每人倒了一杯,給龍影倒的那杯尤其多。

    龍影一口干了,放下高腳杯,隨手擦了擦唇角的酒漬,開始了她的吐槽。

    其實,這是一個娓娓道來的表白。

    她愛了龍庭十幾年。

    因為他的一句話,變成了現在這個她并不喜歡的龍影,去暗門做暗樁,去顧卓身邊潛伏,為了他,她做了太多太多違心的事情。

    她以為自己會一直浸泡在這份暗戀里,沒有走出去的希望了。

    直到,她的生命中突然闖入一道光。

    顧卓跟她表白了。

    他像自己守護著龍庭一樣,小心翼翼的守護著她的一切,包括她對另外一個男人的暗戀。

    一時之間,龍影好像看到了自己。

    她一杯接著一杯的喝,一邊吐槽,一邊表白,緊接著是罵人。

    可她的眼淚,她的話語,早已對龍庭沒有任何穿透力,卻深深觸及到了安如雪和顧卓。

    顧卓心疼她。

    安如雪更是。

    她甚至覺得自己無形之中變成了一個第三者,搶走了龍影最在乎的東西。

    正糾結時,龍影笑著說:“如雪,我要謝謝你。”

    安如雪懵了,指著自己,“謝我?”

    “對,就是謝謝你。謝謝你讓我知道,我哥會深愛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樣子的,因為看到了你,我才徹底死心。”

    安如雪苦澀一笑,“如果你謝的是這個,那恐怕我也要謝謝你。”

    “嗯?”

    “也謝謝你,讓我知道顧卓深愛的女人是什么樣子的,同樣也是因為看到你,我知道我永遠都成為不了他想要的女人。”

    龍影喝多了,可愛一笑,大眼睛忽閃忽閃的,“那我們四個人就此講和吧好不好?從前都過去了,以后,你就是我嫂子了!”

    “我求之不得呢。”

    幾個人原本就沒有什么深仇大恨,不過是兩個姑娘心愛的人串了位置,但在經歷過這么多事情后,她們都很清楚,如今眼前的,才

    是最合適自己的。

    可是當初付出過的真心,流過的眼淚,讓自己沒有辦法從那份哀怨中走出來。

    所以兩兩相望,才會有那么多的尷尬。

    與其說她們不想面對的人是彼此,不如說,是曾經努力追求,卻怎么也追不到的,卑微的自己。

    龍庭和顧卓各自扶著自己心愛的女人,看著她們的手握到一起。

    兩個男人也跟著松了口氣,瞬間講和,也握到了一起。

    安書瑤和遲嚴風看到這一幕,對視一笑,雙雙松了口氣。

    把酒留下后,遲嚴風拉著安書瑤退出了客廳。

    安書瑤不放心,“就這么把他們幾個人留下行嗎?不能喝出問題吧?”

    “都是我上好的珍藏,能喝出什么問題?便宜他們了。”

    “瞧你,摳死算了。”

    “我不是摳,他們這會兒明顯就是灌酒,那么好的酒這會兒給他們喝全是糟蹋!”

    “那你還留他們單獨在下面?”

    “還是要留的,這么大的心結得要他們自己打開,怎么打開?酩酊大醉四個人抱在一起睡一次,也就打開了。”

    安書瑤笑道:“沒想到你還挺有經驗。”

    遲嚴風略微驕傲道:“那是,沒看到豬肉還沒看過豬跑嗎?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什么是一頓海喝解決不了的問題,如果有,那就兩頓。”

    “那你和學長呢?”安書瑤直逼靈魂的追問,“你和學長這樣的問題,也可以化解嗎?”

    遲嚴風輕咳一聲道:“我們兩個啊,早在涼國他拼了命幫我擋住老虎救你的時候,就已經化解了。只是男人之間的和解和你們女人不一樣,不太需要這么多儀式感。”

    說話間,倆人已經走回房間。

    安書瑤納悶道:“既然已經和解了那你怎么都不打個電話問問學長那邊是什么情況?晚上吃完飯我只看到你給郝校打,怎么都沒見你給學長打,這也叫和好啊?”

    說到這里,遲嚴風臉上的笑容瞬間沒有了。

    他回來的時候就已經知道,彩依已經去世了,之所以沒有攔著冷蕭然和花姐回青幫,也是因為知道他們要回去處理彩依的身后事。

    可是這件事,書瑤和簡單以及如雪和龍影都不知道。

    簡單如雪龍影還好,她們和彩依并沒有什么感情,即便知道了也只是些許感慨。

    可彩依是和書瑤朝夕相處過很長一段時間的,她們是有些感情的。

    如果是平常,遲嚴風自然不會放在心上,即便有感情,可安書瑤知道了也只是傷心難過,并不會怎么樣。

    可是這次從涼國回來,遲嚴風一直擔心安書瑤的身體,他總是覺得不太對勁。

    所以在專業大夫的體檢報告出來之前,他并不打算將彩依的事告訴安書瑤。

    他不允許安書瑤經受到哪怕一丁點的打擊。

    走到床邊坐下的安書瑤看到遲嚴風愣在地中央,一臉愁容的模樣,就猜到他們其實根本就沒有和好。

    她無奈一笑說:“其實你和學長的關系根本就沒有緩和是不是?”

体彩福建31选7第1909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