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西游路上有妖魔 > 第941章 悟空八戒的奇遇

第941章 悟空八戒的奇遇

    緊接著,趙大六的身子就跟墜了千斤重的大石塊似的,轉身極其困難,見他梗著脖子,僵著身子,費足了好大功夫才轉身轉了個大概。

    待趙大六扭過身子的功夫,那喊話的人也推開了柵欄門,跑到了趙大六跟前,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

    “村長啊,可是不得了了,白家的人這回來了可是不少呢,烏泱泱的一大隊,看那架勢,今兒個不鬧出個人命他們是誓不罷休了。”

    那喊話的人呼哧帶喘的說著,倉皇的不行,腿腳一個勁兒的打顫。

    趙大六故作鎮定的劃拉了一把懸在下巴上的汗溜子,吭的一聲給自己心里打了氣,聲音黏扯的說道:

    “來的這么急啊,我昨兒還尋思得再待兩天呢,這沒啥事兒,你不用慌里慌張的,讓他們盡管搜,就算他們搜個底朝天都不用怕,畢竟畢竟畢竟那鷹早被咱們一把火給燒干凈了,所以沒有證據,他們是絕不會殺人的。”

    那喊話的聽著,愣愣的點著腦袋。

    無極光電在滾滾烏云中迅猛的翻騰著,咔咔的轟響。

    懼怕五花魔的百姓全都躲在了孫悟空準備的石洞里,就像兇猛洪水來臨前一大群小灰老鼠,可憐兮兮到低迷。

    “大家不用害怕,有我主人在即使再大的什么妖魔鬼怪,什么美女畫皮,也經受不住我主人的辟魔刀的一下,我主人厲害啦”小白龍在人群前的一張小桌子上為恐慌的人群進行心理疏導。

    “村長啊,那咱們之后可咋辦啊?要是白家那隊人到最后什么都搜不出,氣急敗壞的,對我們嚴刑逼供咋整啊?再怎么說死的前三只鷹白家就是從咱村找出來的人啊,村長啊,我咋就覺得這次會出大麻煩呢!”

    那喊話的說著,差點兒嚇哭出來。

    趙大六聽了,心里頭一生亂,額頭上又冒出了冷汗,他趕緊的用袖子蹭了蹭額頭,磕磕巴巴的說:

    “沒什么,這沒什么,事已至此,不管是福事禍事,千萬不能亂了陣腳,只要事情還不到那難以處理的份上,就一定能想出一個不礙命的法子,別急,別急,千萬別急”

    那喊話的慌忙的點著頭,也是磕磕巴巴的應著:

    “是是是是是不不能急!”

    趙大六努力的克制住心臟的暴速跳動,想了想,然后捋直了一個勁兒往上打卷的舌頭,沖那喊話的吩咐道:

    “你現在快跑去五叔家,一定要保證五叔安全,我稍微點當下家里的事兒,隨后就立馬去攆你。”

    那喊話的得了趙大六的命令,連忙的點點頭,答了一聲好,急的一轉身子,然因著急,腳下一打滑,啪嚓摔了一跤,接著他來不及喊哎呦,趕緊一骨碌爬起,踉踉蹌蹌,跌跌撞撞的向村子的方向跑回去。

    趙大六見那喊話的跑遠,兩手一砸,一跺腳,快的轉身進入屋中,先跑到東里屋,拍醒了趙青天他娘,急著說道:

    “鳳英啊,快快起來,帶天去山上的洞里躲躲,那白家的人來了。”

    趙青天他娘鳳英一聽,驚的下巴一張,啊呀一聲,嘴巴哆嗦的半天沒說出話來,愣在了床上。

    趙大六忙活著蹬上褲子,穿好鞋子,披上布衣,一見那鳳英還在那床上發愣,著急的再次催促道:

    “鳳英啊,還愣著干啥呢,快起來啊,帶上些干糧叫醒咱天,趕緊奔山上的洞里躲起來的啊!”

    鳳英聽了再次催促,哎了好幾聲,隨之就緩過了神來,她趕緊的爬下床,快跑到正屋的灶臺邊,撐開個花布,掀開鍋蓋,把那鍋里的幾個饅頭都裝了起來。

    趙大六從東里屋的柜子底下,摸出一個用黑布裹著的長棍狀的東西,然后藏進懷里,來至鳳英旁邊,對鳳英再三囑咐道:

    “鳳英啊,千萬要記住嘍,快快的帶咱兒跑山上的洞里去,之后不等我去尋你們,無論如何都不可從洞里出來,一定要躲到白家那些人走了,村里徹底安全了。”

    鳳英連忙點點頭,將那裹著饅頭的包布系在肩頭,說道:

    “天他爹啊,跟那白家對峙的時候,你可要加些小心啊。”

    趙大六點點頭,應著:“放心吧鳳英,我沒事兒,那你快將天叫醒,趕去山上吧,我先去了!”

    趙大六說完,一步跳出屋門,跑出院子,撇開雙腿,噠噠噠向村子中央躥去。

    鳳英眼一瞧趙大六跑沒了影兒,趕緊的一轉思緒,快步走到西里屋門前,然后急的哐啷一下推開門。

    鳳英正準備朝屋里喊叫,但沒等張嘴,只見那原本昨夜躺在床上的趙青天,此時已無影蹤。

    只看到一張白紙,寫了一行歪歪扭扭的字躺在床上。

    “趙青天大蝦,行蝦仗義去了。”

    鳳英一見,瞬間身上急出了一身冷汗,她連忙走到床邊,抓起了那張不僅字體歪扭,而且錯了兩個字的紙,心咯噔一下子,立馬緊張起來。

    “天他是,他這是?”

    鳳英來不及多想,趕緊的轉身跑出西里屋,跑出房子,直朝趙大六連喊大叫的慌忙追去。

    這時,再細看趙青天的房間里。

    床邊木柜上落著干了的灑出石硯的墨汁。

    歪扭靠在石硯邊上的,撅成花的毛筆。

    沒了掛在床頭上的趙青天自己用菜刀削的木劍。

    半開半閉了的木窗。

    且還在東里屋窗外下,連至西側柵欄墻外,再一直向西的小路上,多出的兩行參差不齊的腳泥印。

    這些跡象統統都在表明,趙青天是昨夜下雨之后,趁趙大六和鳳英都睡熟了,留下字跡,拿上木劍,推開木窗,翻出柵欄院墻,踩著泥濘一直向西邊的小路而走的。

    然這一切又都在很明顯的表明,趙青天他這是去幫有名村挑頭抗事去了。

    此時,才剛放亮準備出晨陽的天,又被捂上了一層陰云,且那陰云是越積越多。漸漸的將整片天弄的是烏黑暗沉的。

    再從遠遠的天邊看見,一道閃電乍現,緊跟轟隆一聲雷響。

    緊接著,那雨又稀里嘩啦的下了起來,雨勢震動無極山的每一個角落。

    正這時,冥神回旋門又轉動了,突然孫悟空的意識中來了這樣一大段的字詞。

    稀里糊涂的繞到婆娑路,他的十界。水界是終點,因為他不是八戒,所以剩下的八界他不會走過去,也不會想去走。因為他認為自己已經走向死亡深處,所以哪能有之后的“八界”呢?

    不管別人是否懂得,他想這是真實的,他并沒有胡說。婆娑世界不會是虛幻的,雖然聽起來是如此的虛幻。

    婆娑世界在佛學中就是作為現實而講,以現實為小說,它不會有糊弄人的了不起的情感,言情等都是狗屁。

体彩福建31选7第1909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