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 青天有鑒 > 第540章 不肯交代

第540章 不肯交代

    關于這個女孩,因為身體上有明顯的胎記,通過尋親網站,已經找回。購買者是一位企業家,怕出事兒,主動送還。

    女孩回家的時候,已經七歲,跟親生父母沒什么親近感,現在的情況也只是稍好了些。

    這也成為父母心中的痛,女孩雖然回來了,但那份親情卻淡薄了許多。他們依然恨透了程淑芬,甚至還寫了一封請求書,要求法庭對其進行嚴判。

    程淑芬接著講述,接連得手,讓她根本停不下來,一次次下鄉去偷孩子,鄉下人疏于防范,成功率卻也很高。

    一次,玉姐通過唐崗傳來消息,有人想要買一個媳婦,開價二十萬。

    孩子不懂事兒,很容易偷到手,但是,成熟的女孩子卻不容易騙,但二十萬的誘惑實在太大,有次,她正巧遇到了連山村的村民,聽說村里出了個大學生,老車家的閨女。

    程淑芬動了心,裝扮成富婆的樣子,接近了車潘潘,窮人家的孩子,穿著普通,還梳著兩個辮子,小模樣倒是蠻俊的。

    都是老鄉,涉世不深的車潘潘,到底被騙了,說是給她找一份在寢室就能兼職的工作,但必須見一下老板。

    車潘潘就坐著于小治的貨車,來到了百泉市,結果,玉姐又說買方不要了,已經從別人那里,買到了媳婦。

    放車潘潘回去,程淑芬卻不甘心,因為她和于小治、唐崗都暴露了,索性心一橫,破釜沉舟,就在唐崗的屋內,讓兩個男人,將車潘潘捆起來,進行了毆打,強迫發生關系。

    整個過程中,程淑芬都在觀看,最后,竟然也參與了進去,場面污穢不堪。

    有些描述,過于下流,也非常粗俗,方朝陽不得不打斷程淑芬,不用講述細節。

    給了車潘潘一筆錢,又拍攝了照片,威脅如果不跟著拐賣孩子,就把這件事兒曝光,看她是否還有臉活下去。

    車潘潘哭鬧了一陣子,最終妥協了,從此沒有再上學,跟著三人在一起混,幾次行動都分到了錢,她便自甘墮落,徹底成為了幫兇。

    有很多錢可以花,經常出入高消費的場所,車潘潘漸漸習慣了這種生活,完全迷失了自我。

    警方通過調查,車潘潘親手拐賣的孩子,多達十三人,不管她之前遭受過什么樣的侮辱,甚至被脅迫作案,但犯下的罪行是不可饒恕的。

    程淑芬說話非常絮叨,簡要陳述卻說了足有兩個小時,不乏顛來倒去,一再說,有些事情記不清,也有些記混了。

    玉姐非常欣賞程淑芬這種能干的精神,給予足夠的信任,甚至讓她送孩子到所謂的客戶手里,當然,這樣一來,就能分到更多的錢。

    程淑芬親手送出過八個孩子,分散在各處,嚴格說是九個,一個病死在路上,但她只交代了三個孩子的下落,已經找回,其余五個,卻說忘記了,不記路,跟著玉姐的一個手下去的。

    對了殺人的事情,程淑芬不肯承認,說在她看來,孩子就是錢,還得指望著孩子過好日子呢,怎么可能殺了,只是失手而已。

    聽著程淑芬的講述,旁聽席上的憤怒之聲,幾乎不可壓制,大家幾乎不敢相信,這個世界上,怎么會有如此惡毒的女人,恬不知恥。這一個個讓人心酸落淚的慘劇,在她口中,更像是在講述一個個故事。

    “肅靜!”

    方朝陽不得不敲下法槌,道義的譴責,不能把程淑芬等人怎么樣,還是要依靠法律,對他們犯下的惡行,給予嚴懲不貸。

    “程淑芬,你真的不記得,那五個孩子送到什么地方嗎”方朝陽問道。

    “真忘了,沒文化,我這腦子太差勁,又記不住事兒。”程淑芬道。

    “交代出來,也許能為你贖回一些罪孽。”方朝陽道,這當然不是一名法官該說的,但他真心希望,能讓這些孩子,重新回到父母的身邊。

    “我說了很多,要是記得,肯定就全交代了。”程淑芬攤手道。

    “現在休庭二十分鐘,把被告人都帶下去。”方朝陽宣布道。

    三名法官回到后面的小會議室里,心情都很差,卷宗早就看過多遍,但是,從程淑芬口中聽到這些犯罪的講述,仍然讓人觸目驚心。

    “唉,我不知道,該用什么詞去罵陳淑芬,想到一個,豬狗不如。”許薇嘆氣道。

    “對于生命權,他們是完全漠視的,而他們本身,活著就是一具行尸走肉。”高亦偉道。

    方朝陽點起一支煙,揉著發疼的額角,說道:“在我看來,程淑芬思路還算清晰,她肯定知道那五個孩子的下落。”

    “她這是揣著不良心思,認為只要不交代出來,法庭就不能判她死刑。我認為,必須從這方面打消她的僥幸心理,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許薇哼聲道。

    “大家都要有心理準備,實在不行,這次庭審可以拖,直到她感到非常疲憊,全面交代出問題。”方朝陽道。

    “我沒問題,說實話,要是我的孩子被拐走了,我也會想直接殺了這個女人。”許薇道。

    “沒關系,我在民庭那邊工作過一年,有的經濟案子,經常一審就是很長時間,期間還不斷補充證據,那才叫折磨人。”高亦偉點頭道。

    “唉,朗朗乾坤之下,而我們,卻總是能看到人性丑陋的一面。”方朝陽微微嘆息道。

    “朝陽,我們是刑庭的法官,這是不可避免的。呵呵,我曾經幻想過,如果哪一天,法官這個職業消失了,會不會就是天下大同呢”許薇笑道。

    “許姐,這真的只是幻想,有人群的地方,就會有矛盾,在欲望驅使下,犯罪行為很難避免。”高亦偉道。

    “這話有道理,只有通過不管完善法律,普及法律知識,如果人人都能對法律存有敬畏之心,犯罪率便會大大降低。”方朝陽道。

    二十分鐘很快過去,三人稍事休息,重新回到法官席上,四名被告人再次法警被帶了上來,依舊整齊地站成一排。

    “都坐下吧,被告人于小治,簡要敘述一下,起訴書上指控你的犯罪事實。”方朝陽道。

体彩福建31选7第1909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