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有粉紅有綜藝有唱歌有搞笑 > 第六百五十二章 誤會?

第六百五十二章 誤會?

    “咔嚓~”

    突然鑰匙開門聲響起。李鄢愣了一下,瞬間就覺得不對。

    結果果然,李西君有點疲憊的進來。看到李鄢,無奈開口:“打電話你怎么不接?還關機了。”

    李鄢皺眉:“你怎么有鑰匙?”

    李西君笑:“這里不還是我幫忙聯系你買下來的。裝修時候你拍戲,我找人看著。然后鑰匙在我這也有一把……”

    看李鄢的表情,李西君輕嘆將鑰匙丟在那:“還你。”

    李鄢猶豫一下,下意識看看樓上……

    “誰啊?還有人來?”

    顏煌穿著浴袍就走出來,結果……

    也怪顏煌長個子,大長腿最初是形容韓國男神oppa的。后來才男女通用。

    此刻顏煌就是,一邊走出來一邊浴袍下光滑大長腿一覽無余。

    在李鄢的家,洗澡。穿這么少,李鄢還不自然的表情。

    三人頓時都失聲了。

    李鄢攬著手臂低頭不語,顏煌只是愣了一下。

    神色極為復雜的,是李西君。他緩了好久,才長長呼出一口氣,扯起嘴角看著顏煌:“就是不通話啊。以為你生氣了,原來……”

    顏煌皺眉走下來:“原來什么?”

    不說還好,顏煌什么時候會有內疚愧疚心虛的時候?

    只有對嬴雪白會產生,除此之外的任何人,不能夠。

    指著自己的臉走向李西君:“我沒臉見人。看到了嗎?我苦出身貧困生,從小到大都沒受過這委屈。我姐都舍不得碰我一下,你老婆這算什么?你還好意思找我?!”

    進入正題就分散李西君看到顏煌和李鄢在晚上獨處一室還洗澡的腦補遐想。

    李西君皺眉:“顏煌。我是來抱歉的,我也預料到你肯定不會有好脾氣,不過一碼歸一碼,你保鏢不也給我老婆一耳光嗎?”

    顏煌好奇:“她是不是活該?如果你還能憑心而論的話?”

    不耐拉著出神的李鄢:“過來坐,心虛什么?!”

    隨即皺眉:“話說他怎么有你家鑰匙?你不是說你倆沒什么嗎?”

    李鄢回過神,趕忙解釋:“他裝修時候幫我,裝修完鑰匙就留下,我沒怎么住……”

    李西君不解打斷:“顏煌,這事除了我老婆和你的爭執,其他的好像不該你管吧?”

    顏煌拉著李鄢坐下:“好。我暫時不想見你,但你既然來了,別的事我不管。”

    看著李西君:“你老婆的事怎么說?”

    李西君不動聲色看著顏煌:“你想怎么說?”

    顏煌目光咧咧,突然笑著開口:“我的意思是……就這么算了。給你面子,你要不要?”

    李鄢驚訝看著顏煌,李西君也沒想到,看著顏煌:“你認真的?”

    顏煌開口:“除非你這次非要見我是要大干一場,不是平事的。”

    李西君不確定看著顏煌:“什么條件都沒有?就這么算了?”

    顏煌恩了一聲:“對。”

    隨即看著李鄢:“之后你們自己聊吧,我上去睡覺了。”

    看了李西君一眼:“別吵到我。”

    說完直接上去,李西君欲言又止,但顏煌已經不理他們。

    李西君一頓,看著李鄢:“抱歉。我……”

    “沒什么好談的了。”

    李鄢打斷,直視李西君:“我的臉被你老婆打了,淤青,我忍了。誰讓我和你的關系說不清楚,你老婆也不信。我多少有責任。”

    指著樓上:“可她追到韓國就算了,還要打我,結果把顏煌打了。現在你來和我說什么?顏煌都已經算了,你還能和我有什么話說?!”

    李西君沉默,半響開口:“我會處理好的。給你一個交代。”

    李鄢搖頭:“處理好就行,交代就不用了。也是我自找的。感謝你曾經也幫我那么多,終歸我自己也不無辜。能好聚好散算你給我最好的結果,其他我不奢望了。”

    李西君張張口,看著李鄢:“你和顏煌……”

    “你說我和你的事不關他的事。”

    李鄢打斷:“那我和他的事也不關你的事。”

    李西君沉默,李鄢詢問:“鬧成現在這樣,曾經你我就沒有什么實質性的關系。而且你有老婆,現在你除了說抱歉還能說什么?希望我等你處理好和你老婆離婚還是什么承諾?咱倆曾經都不是那種關系,最多曖.昧一些。”

    李西君沒說話,半響起身:“那……你休息吧。”

    回身就要走,順手拿起鑰匙。

    “鑰匙留下。”

    李鄢聲音響起在背后,李西君面容一沉,最終沒說什么,放下鑰匙,看看樓上,關門離開了。

    李鄢皺眉目送他離開,過去將門上了更多內外鎖,估計之后還會換鎖。

    鑰匙也收好的時候,牛奶也熱好,深呼吸平復情緒,拿起端上去,真的如同服侍的丫鬟一樣。

    顏煌正在臥室床上擺弄手機躺著,看李鄢進來也沒多說。

    李鄢將牛奶放在床頭:“趁熱喝了,有助睡眠。”

    顏煌輕笑丟開手機,支著頭看著坐在床邊的她:“我又不是你,我每天都睡得很香。甚至都不夠睡,畢竟長身體的時候。”

    李鄢笑了一聲,開口道:“長身體就喝牛奶,需要營養。”

    猶豫一下,李鄢看著顏煌:“你……真就這么算了?”

    顏煌笑著喝牛奶,感受溫度:“怎么呢?你覺得我說話不算話?說給你撐腰幫你解決,結果李西君一來我就慫了?”

    李鄢搖頭:“當然不是。我更希望你不要管……只是我不太信。”

    顏煌開口:“我只是懶得和李西君磨牙,他打算說服我算了,然后我又暴脾氣不想算了,磨來磨去很煩。”

    李鄢驚訝:“那你是敷衍他?”

    顏煌開口:“也不是啊。”

    看著李鄢,顏煌輕笑:“我算準他本末倒置,連他老婆都搞不定,先來找我。”

    李鄢恍然:“你意思是他老婆……也是。”

    輕嘆開口:“就憑她能找到韓國去,還被你保鏢打了一耳光。她肯定咽不下這口氣。到時候再主動找你麻煩,李西君自己都不好意思再過來和你談。的確省時間。”

    只是更擔心看著顏煌:“說來說去還是要拼一下?”

    顏煌輕笑:“拼就拼嘍,他老婆算個什么?圈外她不著我,圈內我讓她進來就出不去,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李鄢忍著笑:“你越來越囂張了。”

    顏煌只是笑:“真的,入行沒多久,我和我姐就因為一些誤會分開了。那時候我了無生趣。可自從我和我姐復合之后,這是世上沒有讓我在意和不敢做的事。只要有她在,我做什么都如同玩一樣開心……”

    李鄢輕嘆:“小嬴,好福氣。”

    顏煌笑著沒多說,李鄢看著他嘴角幸福的笑容,莫名有些羨慕。

    真心的那種。

    :。:

体彩福建31选7第1909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