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有粉紅有綜藝有唱歌有搞笑 > 第六百五十三章 預防

第六百五十三章 預防

    戀戰新夢正文卷第六百五十三章預防“你回來了?”

    “額……”

    “回沒回來?”

    “恩……”

    “什么嗯嗯啊啊的?是不是在上嗨了?!”

    “我不都恩了嗎?”

    “那你在哪?怎么不回劇組?鄢姐跟你一起回來了嗎?”

    一大早,起來就有電話。

    嬴雪白的還用問嗎?

    顏煌有點不好說,這一見面臉不就讓她看到了?

    這三道血印不是不能說貓撓的,但是話有說回來是吧?早晚李西君他老婆肯定好要搞事,穿幫不說,還會連累嬴雪白。

    等一下。

    顏煌突然皺眉:“對了你在哪呢?劇組呢?”

    嬴雪白嗤笑:“顏大明星不回來,我在劇組有什么用?”

    顏煌恩了一聲:“沒事。我耽誤的時間,之后我會增加投資,算是補償也好。你老實在家呆著,我有點事要處理,之后再找你。”

    嬴雪白不解:“神秘兮兮的,你是不是又惹事了?”

    顏煌輕笑:“是啊。我主動把鄢姐叫到韓國,又給她送回來。這事我惹得還不小呢。”

    嬴雪白語氣一滯,嘀咕開口:“你抱怨啊?以前你找我求你我都不求,現在讓你辦件事,就這么說長說短的。”

    顏煌笑:“我哪敢啊?是你懷疑我嘛。”

    “行了。”

    嬴雪白開口:“那你好好……對了。”

    嬴雪白輕嘆:“你和鄢姐見面了?”

    顏煌看看在那邊忙碌早飯的李鄢,恩了一聲:“不是多大事,不過我肯定要管。”

    嬴雪白恩了一聲:“給你添麻煩了。”

    顏煌開口:“都是我應該做的。”

    “呵。”

    嬴雪白笑:“知道了知道了,你有功行了吧?”

    顏煌開口:“咱們完事再算賬,看看有什么獎賞。”

    “嘁~”

    嬴雪白開口:“你照顧好鄢姐。”

    又聊了幾句,掛斷了。

    李鄢此刻才過來問:“誰啊?小嬴啊?”

    顏煌點頭,皺眉撥通,沒多久傳來聲音,方霞的。

    顏煌開口:“我惹點事,以防萬一,李西君老婆不知道會不會去打擾我姐,你和你公司多申請幾個好手保護著點,盡快。”

    方霞答應著,隨即詢問:“需要瞞著小嬴嗎?”

    顏煌撓撓頭:“盡量吧,不行的話也沒辦法,不過我感覺也未必……她應該先來找我。”

    方霞表示馬上去做,顏煌又給劉悅打電話。

    上次盛慶康的事,也不得不防。那個女人有點被慣壞了,不知道能做出什么來。

    看著放下手機的顏煌,李鄢輕嘆:“給你添麻煩了。”

    顏煌看著她:“你說好幾次了。”

    李鄢笑,推著盤子過去讓他吃早餐。

    只是猶豫一下,李鄢開口:“其實當初在克拉戀人,我也沒怎么幫過小嬴。”

    顏煌點頭:“她主要是在意后來播出后,通稿艷壓的事。踩你演技這些雖然不是她能做主的,可如今她已經是大股東了,總要想辦法彌補,我姐就這樣。”

    李鄢點頭:“小嬴是真的不錯。”

    顏煌看看她:“那你和憶姐怎么樣?”

    李鄢一頓,隨意笑著:“沒什么。就那樣了。”

    詢問顏煌:“你怎么看待她?”

    顏煌想了想:“其實她很大氣,而且很幽默,情商沒問題的。至于做事嘛……多數還是自己事業,身不由己。鄭檸的事你也知道了。”

    李鄢點頭:“所以我也沒太怪她,不過你要說她一點不知道也不現實。我可以理解,但做為閨蜜,就很難接受了。”

    嘆息靠在椅背:“實際上,也沒有什么真正的閨蜜。都是身不由己,努力出頭,出頭后又要努力保持身價地位,什么時候是個頭都不知道。看似光鮮亮麗……”

    “光鮮亮麗還容易被人誤會勾引人?”

    顏煌好奇接了一句,被李鄢白了一眼:“吃飯吧你。嘴真討厭……”

    顏煌笑:“對。這還沒給你解決問題呢就討厭了,很真誠。總比過后再過河拆橋好。”

    李鄢詢問:“你幫我是為了搭橋嗎?”

    顏煌沒說話,李鄢一頓,詢問開口:“那之后你打算怎么辦?”

    顏煌不解:“什么怎么辦?”

    隨即明白過來:“你是說李西君老婆是吧?”

    顏煌開口:“等她主動犯賤之前,要布局。她家里什么背景調查一下,然后有針對性的打擊。至于明的暗的,或者比較下作的手段,我也不介意。”

    對著李鄢眨眨眼:“你的眼眶,我的血印。不是給她一個耳光就能抹平的是吧?”

    李鄢驚訝:“你還要找人打她?”

    “奇怪了。”

    顏煌不解:“她能肆無忌憚帶人打你撓我,我不能這么對她?”

    李鄢無奈:“狗咬人,人能咬狗嗎?”

    顏煌輕笑:“如果你有敢咬狗的心態,狗根本不敢咬你。就因為你讓狗覺得你不會去咬它,狗才敢咬你。”

    “哇~”

    李鄢贊嘆:“你為我犧牲這么多?”

    顏煌搖頭:“何況她不是狗,她也是人。風度這種事分對誰,我喜歡蜜獾,有仇當場報,我后腦得過腫瘤,我知道以后我是不是能挺到報仇的好時間?”

    李鄢哭笑不得,只是看顏煌,低頭開口:“說來說去還是為我……”

    顏煌點頭:“一定要記在心里啊,早晚找你要回報的。”

体彩福建31选7第19095期 北京11选5玩法规则 理财专家 河北快三遗漏一定牛 河南快三走势图一二位 游戏娱乐设备 体彩开奖直播频道 体彩排列3一注多少钱 新能源龙头股票 福彩贵州快三走势图 188金宝博娱乐城真人百家乐 排列五软件哪个最好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重生回古代 小说 国际股票指数 金手指北京快三号码推荐 深圳风采手机投注 贵州11选五遗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