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有粉紅有綜藝有唱歌有搞笑 > 第六百五十四章 即將

第六百五十四章 即將

    “凌瓏~”

    上嗨某個公司被借來取景做劇情里安迪上班的公司。

    凌瓏自從顏煌去了韓國后,周圍劇組的演員導演還有其他都覺得凌瓏瞬間氣質變了。

    之前知道她背景強大但是為人爽快也不內向不耍大牌發脾氣。

    偶爾大家還挺開心聊聊。

    可現在好像突然就有點高冷,不和人接觸,不和人聊天,也沒什么笑容。就是看劇本拍戲。

    放別的演員,估計導演也好,演員也好,就會問問了。

    可是對于凌瓏來說,沒人敢問。只要不耽誤拍戲,其他的肯定是避諱一些,甚至私下有人猜是不是每月這幾天?

    導演孔勝和簡川反而覺得,倒是好事。

    因為安迪那種比較生人勿進的氣質就出來了。

    至少是商界精英獨立女性的感覺出來,加上她的好身材和好顏值,為了這部戲也是加大投資。各種高端服飾拉不來贊助,她自己出錢去搞。

    里面很多衣服都是真正的奢侈品品牌,如果有觀眾眼力夠的話都能看出至少安迪的名牌都是真的。

    無形中也讓凌瓏更適合安迪這個角色最起碼,她是比裘濤年輕漂亮的。

    只是如果是以前凌瓏一定開心自己被認可,但是現在她根本沒什么心思放在這上面。

    每天就有點麻木的拍戲看劇本休息,三點一線。

    吃飯都自己吃。最多叢政陪著。

    而別人是不知道也不問,唯獨叢政清楚她是為什么。

    只是解鈴還須系鈴人,等顏煌回來再說。結果叢政打聽到一些事,顏煌是回來了,卻也……

    “干什么?!”

    凌瓏此刻休息低頭看劇本,叢政叫她一時,就不說話了。

    凌瓏等半天,不耐煩皺眉看著他,叢政猶豫一下,開口道:“顏煌回國了。可能在上嗨。”

    凌瓏身子一顫,低頭繼續看劇本:“回來就回來唄。”

    叢政張張口:“他……”

    凌瓏看著他:“有話說!!沒話滾!!”

    從此摸摸鼻子,點點頭:“沒什么了。”

    凌瓏沒理他,繼續看劇本,叢政退開沒再多講。

    只是驟然凌瓏疑惑看著他背影,察覺有點不太對。有什么隱情嗎?他回來又怎么了?還是出什么事了?

    ——

    “小嬴你要出去啊?”

    “去和導演談劇本……”

    “恩……還是在家自己看吧。”

    “哈?!”

    此刻嬴雪白的住處,就是那兩棟上下樓。樓上早就第一時間在買了房子之后就被勒令搬走,加錢都沒用。

    顏煌其實看起來高冷自大,實際上就是被太多成就光環遮掩了陰暗面。實際上他是一個特別小氣又冷漠脾氣不好的人。只是曾經也沒有需要他展現出來的地方。

    自己在東北默默上學,和同學關系也是在成名后好轉的。

    在和她姐關系越來越親密之后,對待外界的事物和人處理手段上趨近于曬臉。

    也有點自我。

    樓上曾經嫌嬴雪白養狗,跺腳踩地板抱怨。

    顏煌當時沒說什么,但現在都找回來。他管什么身份風度之類的,有身份有能力之后還要顧忌風度?那要身份和能力干什么?

    看著好看啊?

    所以現在包括記者都不怎么知道嬴雪白還是住這,畢竟她經常拍戲也不會在家呆多久。

    然后上下兩層,她喜歡住上層。因為樓下空著沒人,她怎么折騰都不會有人投訴的。

    而且也跟父母說了,有時間叫他們來旅游。

    當然了,顏煌給她的資源都不錯。但夏洛特終歸是大熒幕,她一個小演員有點熱度還很難通過電影就如何,而且還是喜劇電影,不算什么大制作。

    想要穩扎穩打還是要靠電視劇。

    相比于漂亮的李慧珍,微微一笑很傾城這劇本真的不錯。特別適合她。

    李慧珍是翻拍,當時她也沒選擇。不是說不好,但很難當代表作。

    微微一笑就不一樣了,這個作者以前有紅的作品,杉杉來吃和何以笙簫默都是證明。

    她的戲特點在于幾乎都是一甜到底,虐的比例不大。

    現在的觀眾就喜歡這個。

    加上她如今的年齡和顏值特點,偶像劇總要拍一部代表作的。其他的之后年紀大再說。

    對人氣和熱度都有好處。

    所以很重視,就要時刻和導演溝通。確保可以拍出來效果最好。反正顏煌也沒回來,閑著也是閑著。

    結果……就讓薛雙給攔住了。

    但是嬴雪白是沒看到,薛雙偶爾是和存在感一般很低的方霞對視一眼的。

    “為什么?!”

    嬴雪白不解看著薛雙,薛雙平靜開口:“顏煌終歸是沒法馬上進組,都等著他。你非得天天去找導演,不是提醒整個劇組嗎?”

    嬴雪白一愣,隨即坐回去:“也……有道理。”

    隨即皺眉:“我私下和導演見面沒事吧?”

    薛雙開口:“那不也是提醒她?”

    嬴雪白搖頭笑著:“導演知道顏煌的情況。”

    薛雙示意:“即便如此,還是盡可能低調。他自己不在意是他的氣場和能力地位,你是她姐,你不為私下多考慮?”

    “哎呀?”

    嬴雪白笑得眼睛瞇起:“還怪我咯?!他自己在那裝,我得給他收拾?”

    薛雙抱怨:“人家給你收拾的時候說什么了?要不說你就是綠茶,只要好處其他都推開。”

    “喂!!”

    嬴雪白面無表情:“不去就不去,你罵人呢怎么?”

    薛雙笑:“誰敢罵你啊?上一個對不起你的,如今都轉行去給人家打工了。”

    嬴雪白哼了一聲,不耐揮手:“都走都走!!別打擾我看劇本……對了!”

    突然起身,嬴雪白朝樓下走。

    薛雙趕忙攔住:“你干什么?!”

    嬴雪白不耐甩開:“我不去。我下去看三傻,他們中午該吃東西了。”

    薛雙失笑:“你對狗都比對你弟弟上心。”

    嬴雪白轉身指著她:“你再亂說我真生氣了。”

    薛雙撇嘴:“做得出來還怕人說……”

    “我特么的!!”

    嬴雪白追過去就要打,薛雙趕忙躲在方霞身后。

    嬴雪白撿起拖鞋丟過去,薛雙呵呵笑。

    嬴雪白冷哼一聲就開門下樓,薛雙呼出一口氣,皺眉看著方霞:“有那么嚴重嗎?”

    方霞開口:“顏煌都這么說,肯定聽著了。”

    薛雙輕嘆:“顏煌為他姐真的是……報喜不報憂。給她保護得跟溫室花朵似的。”

    方霞沒說話,反正人已經暗中叫齊了。做好分內事就可以。

体彩福建31选7第19095期